现在的位置: 首页资讯>正文
地平线携两款人工智能芯片杀到CES,你怕了吗?
2018年01月12日 作者: 暂无评论 233+ 0

CES 2018是这家成立两年半的公司第二次参加CES。上届CES,地平线与Intel合作推出基于Arria FPGA的ADAS原型。因为原型所展现出的高性能、低功耗以及团队敏捷的开发效率,这年地平线获得了Intel Capital领投的上亿美金的A+轮融资。CES

而后今年的拉斯维加斯,地平线在第二代BPU架构的基础上再次推出基于Intel FPGA的自动驾驶系统原型。更重要的是,他们还带来了数月前流片成功的2款人工智能专用芯片。

征程1.0处理器

本届CES开始前,爱板网再次采访了地平线创始人兼CEO余凯,请他聊一聊过去2年地平线研发芯片的经验,以及芯片发布之后应用和落地的思考。

打造嵌入式人工智能专用处理器

在刚刚过去的12月,地平线于北京召开盛大的发布会,对外展示的正是2款嵌入式人工智能专用处理器:面向智能驾驶应用的征程1.0和面向摄像头应用的旭日1.0。两款处理器均是基于地平线的第一代BPU架构——高斯架构。关键性能指标分别是:可实时处理1080P@30的视频,每帧中可同时对200个目标进行检测、跟踪、识别,典型功耗1.5W,每帧延时小于30ms。

对外,地平线早在一年多前就公布了3代BPU架构设计的路线图:高斯架构 - 伯努利架构 - 贝叶斯架构。三代架构,性能与功耗比依次提升,工艺也从40nm演进到16nm。在内部,自2015年10月招募第一位芯片工程师开始,地平线今天组建了一支60人左右的专业芯片团队。

针对地平线芯片的发布,国内人工智能领域泰斗张钹院士的评价是,用算法和软件来定义硬件,专门面向深度学习算法的硬件极大地提高了计算效率,这为硬件的发展提供了新思路。而对地平线来说,这也恰恰是2款芯片研发的难点,需要团队同时具备软件算法和硬件两个领域的经验思考。

按照原定的研发规划,地平线会在去年的5月份进行芯片的流片。余凯当时正在底特律出差,5月的深夜他与芯片团队沟通,决定推迟流片排期。

余凯向我们解释:一般来讲,在对芯片硬件开始设计前,芯片的整个软件架构需要完全确定。但实际上,针对深度学习优化的人工智能专用芯片很少有人做过,在研发的过程中算法和软件团队会修改甚至推翻一些小的决策点,于是这对于硬件团队来说造成了非常大的挑战,导致在原定的芯片排期内仿真做得不够。好在推迟排期后,他们又与台积电积极协调,争取一个月内重新安排了流片。

地平线给自己设计的定位是具有自主芯片IP,提供完整开放嵌入式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供应商,而这两年,地平线主要的业务领域是自动驾驶和IoT。如何面向自动驾驶和广泛的IoT领域提供一个通用的优化过的计算架构,使得芯片开发有很高的效率,同时针对垂直应用场景又有很好的效果,这可能是芯片研发的第二个难点。

这也是为什么这次发布的2款处理器都是视觉处理器。2款处理器都是基于高斯架构,但针对不同的应用场景做了不同的封装。同样团队配置上,地平线在60来人的芯片团队之外,建立了一个100 - 200人之间的应用开发团队,负责自动驾驶和IoT两个方向。

自动驾驶的落地与产品化

2016年,地平线向博世授权了一份与ADAS相关的软件,这也是公司当年一项重要的业务。而随着高斯架构的确立,地平线先后在GPU、ARM、FPGA等多个平台上实现了基于自主IP架构的解决方案。比如CES 2017上,地平线采用Intel FPGA搭建基于高斯架构的ADAS系统,并就这个系统在与一部分的车企和供应商开展合作,正在功能验证的阶段。

眼下,征程1.0是一颗工业级的芯片,余凯说团队希望在未来1年之内推出车规级的芯片。同时,面向车辆前装的周期是漫长的。地平线目前可以向行业客户提供基于征程1.0的Level 2级别的ADAS解决方案。基于其在本届CES上展示的第二代BPU架构原型系统,之后也陆续会推出Level 3和限定场景下L4的解决方案。

余凯说,今年内,基于第二代BPU架构的征程2.0将会推出,相比于征程1.0会有长足的提升。征程2.0会面向自动驾驶做更多的优化,并且会实现基于像素级别的识别框架,计算复杂性也会更高。

发布会上,地平线还对外公布了与2家车企的合作,一家是奥迪,一家是长安。今年,地平线将与两家在自主BPU架构的基础上,各自进行自动驾驶的联合开发和验证。

爱板网:地平线刚刚发布了旭日1.0和征程1.0,两款芯片在硬件上有多大的差异?

余凯:这两款芯片在硬件上,其实主要是封装得不太一样,里面的主要器件单元是一样的。因为它在不同的场景下使用,它的模型复杂度不太一样。

我们是使用同一代架构,高斯架构,采用不同的封装。业界比如像NVIDIA是每三年一代架构,上一代架构Pascal,这一代架构Volta,然后基于Volta架构的话,他们也会推出不同场景下不同的处理器,主要是一些接口都不一样,比如说在车载的情况下,它对实时性的要求更高。

爱板网:我们是什么时候决定说把它分装成两个不同的芯片?

余凯:应该说,我们应该从一开始就瞄准这两个不同的市场。我们会根据这一代的架构,也会演化成不同的产品。我们也在考虑可能会基于这一代的架构,推出支持语音识别的芯片。

一般来讲的话,架构迭代的时间都是比较长的,一代架构会根据不同的应用封装成不同的芯片,有不同的接口,这在业界都是常见的形式。

爱板网:像这一代芯片为什么选用的是40纳米的工艺?

余凯:因为我们比较强调软件跟算法的结合,我们不会追求纯粹的半导体制程上的先进性。我们会强调因为我们有更强大的软件,即使用比别人更低的工艺,但是我们的整个系统性能也可以做到足够好,甚至比别人更好。就像Mobileye其实很长一段时间也是用50纳米的工艺。所以,这个就是软硬结合的做法跟纯粹做硬件思路不太一样的地方。

Mobileye的EyeQ4是28纳米的,其实跟我们下一代的,今年年底要推出来的新的一代芯片是差不多的。因为EyeQ4是面向L3级和L4级自动驾驶,我们这一代芯片主要是面向L2级的ADAS,所以跟EyeQ3是对标的。

爱板网:40纳米跟28纳米相比,在成本或者排期上会有多大的优势?

余凯:光流片费就会节省几百万美金。

爱板网:地平线的芯片团队现在大概有多大?

余凯:我们整个的芯片架构、芯片设计、芯片验证,然后再加上系统软件固件团队的话,现在有五六十人。

爱板网:根据地平线12月公布的几个解决方案,一个方向是自动驾驶,一个是零售,还有一个是安防三个应用领域。那么芯片和算法的底层开发,与几个方向的应用开发怎样协调?

余凯:围绕应用,我们现在内部定义的其实是两个方向,一个是智能IOT,一个就是自动驾驶。两个方向的应用开发会由两个团队负责,芯片算法是一个公共的底层平台团队。应用开发的团队现在加起来有100到200号人之间,自动驾驶这块会多一些。

爱板网:你们的芯片,之后是一年会进行一次迭代?

余凯:对,一开始是这样,一年迭代一次架构。我们可能往第二代架构去迭代的速度会更快一点,第二代会比第一代更加强大。

爱板网:基于高斯架构,会有多个面向应用的芯片。随着架构的迭代,芯片越来越专用化,会不会变成不同的架构?

余凯:我们尽量不希望这样,这样做的话会让我们的底层资源变得太分散,我们会尽量通过软件来面对不同的应用场景。

爱板网:之前讲到你们的芯片特点是高性能、低功耗、低成本,相比之下,低成本大概是多低呢?

余凯:跟端上面处理的GPU比的话,我们希把成本至少做低一个数量级。

爱板网:怎样跟基于EyeQ3的ADAS比较?

余凯:目前征程1.0的话,其实是一个工业级的处理器,不是车规级的。所以我们一开始会去做ADAS的后装市场。我们也有计划,把我们的处理器推向车规级。

爱板网:发布会上,地平线也公布了与奥迪、长安的合作,具体是怎样的?

余凯:我们跟奥迪在联合研发自动驾驶技术,明年的话,我们会有联合研发的样车出来;长安的话,我们是成立一个联合实验室,也是面向自动驾驶,双方共同去联合研发。

爱板网:比如会基于征程有一些合作吗?

余凯:其实会远超征程的范围,也可以理解为是基于征程的二代处理器,他们提出应用场景,我们提供软件跟处理器。

爱板网:目前征程1.0是一个工业级的芯片,比如现在有一家汽车厂商希望合作,一般是怎样去开展?

余凯:其实一般都是这样的。Mobileye跟它的合作伙伴,一开始的芯片也都是工业级的,然后会跟客户先完成功能测试,功能测试通常都要三年的时间,然后在这个三年时间里,不断地去完成车规级和系统级的功能安全验证。

爱板网:像这样提前两年去定义一款芯片,难点会在哪里?

余凯:两年前这个定义芯片的话,那个时候你好多决定,其实都是需要在不是很确定的情况下去做的。打个比方,你的轮子还没有在装的过程中,你车就开始跑了,所以这个风险很大。好在我们一次性流便成功了,这是我们觉得很兴奋的一件事情。

不是很确定的情况,比如说,你不知道芯片所支持的算法架构,是不是能够去满足未来应用的需求。比如说15年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做深度神经网络的定制化优化,我们自己做了,然后还做得比较激进,那么现在看起来的话,这个策略是非常对的。

爱板网:像你们的芯片流程,跟传统的芯片设计流程会有什么不一样?

余凯:很多不一样。一般来讲,一个典型的芯片,在开始设计之前,整个软件框架一定要定下来,一旦开始的话就不能再改了。

我们是在2015年那么早的情况下做这个事情,然后我们有一些小的一些决策点,可能会不断地推翻。所以当时的话硬件的同学已经开始着手了,结果这边软件还时不时修改,所以其实是搞的硬件的设计人员挺抓狂的。

做算法研发的同学的思维是,软件我可以随时改,有一个新的idea的话就可以改,但硬件,你就什么东西都得固定下来,一行代码不能改。因为硬件一点点的改动,其实就意味着整个的巨大的工作量,会导致时间排期的不确定性。

我们做第二代的时候,会在软件上做一些调整。因为硬件的改动,而导致验证不充分的话,最后芯片研发会有很大的风险。从我们这种做软件背景的人来讲,其实就是真正地对硬件研发有敬畏之心。CES

原文地址: http://www.eeboard.com/news/ces-8/

搜索爱板网加关注,每日最新的开发板、智能硬件、开源硬件、活动等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

【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aibanwang

相关文章

全球首款超小型嵌入式人工智能处理卡——针对边缘计算的UP AI Core评测

云端的不可控性以及不易用性已经成为目前移动电子设备拓展人工智能服务的掣肘。针对便携式、小型化的电子设备,实现边缘计算的人工智能芯片市场越来越大,比如有服务型机器人中集成的GPU、手...

Google CEO公开信:推动人工智能的边界来解决现实世界的问题

计算技术的进步正在帮助我们解决复杂的问题,并为我们的用户带来宝贵的时间——这从一开始就是我们的一个大目标。 但是我们也知道科技会带来挑战。 例如,我们中的许多人感到被手机束缚着,担...

人和人吵架常见, 但你见过 AI 和 AI 吵架吗?

最后我们认为如果辩论或类似的方法有效,那么即使以后人类无法直接监督 AI 系统,它也会使未来的人工智能系统更安全,因为这种方法可以使 AI 系统与人类的目标和价值取向保持一致。 即使对于...

谷歌I/O大会前瞻:除了Android P和AI还有这些惊喜!

至于Android Auto,这款软件也已经存在了几年,但它最近增加了对Pixel和Nexus设备的无线支持。今年1月份,谷歌宣布它的Google Assistant软件将很快为Android Auto提供语音功能,因此I/O上很...

LG手机业务转型:重回中国走性价比手机的道路

大家已经有多久没见过 LG 的手机了?从 LG G5 往后,LG 就再也没在中国市场发布过手机产品了。这其中固然有中国市场竞争激烈的因素,但 LG 自身的原因也不少。所以今天《韩国先驱报》报道, ...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