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资讯>正文

揭秘未来的智能办公桌竟然长这样!

2018年09月13日 作者: 暂无评论 390+ 0

一切都在变得更加智能化的当下,我们的办公桌也迎来了新的时代。南加州大学Burcin Becerik-Gerber教授在智能办公桌和智能建筑研究方面取得了一些突破,本文通过对她的采访带你了解未来智能办公桌的设计理念、内部构造、运行方式以及功能作用等等。

在美国,大约有8100万上班族每天久坐不动的时间达到11.6小时。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不健康生活方式,因为久坐会导致肥胖、肌肉骨骼疾病和结肠癌风险增加。而且,这种方式也不容易改变,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像桌子、家具和建筑物这一类东西都是愚蠢的、死板的。

但是南加州大学维特比工程学院土木与环境工程助理教授Burcin Becerik-Gerber正在对智能办公桌和智能建筑进行研究,试图解决这一问题。智能办公桌可以很简单,比如它会给你发送一个弹出信息,提醒你要休息一下,因为它感觉到你已经在同一个位置坐了一段时间。或者它会直接提醒你从坐姿模式切换到站立模式,并且贴心地为你提高书桌的高度。

Becerik-Gerber和她的研究生正在与Arup合作,Arup是一家专门从事工程服务的全球性行业合作公司。他们已经用马达制造出了可以随意提高高度的办公桌原型,还制造出了树莓派(Raspberry Pi)电脑用来协调传感器并提出建议,以及各种用来测量你一天的工作状态的传感器。虽然这只是个开始,但Becerik-Gerber说,我们的办公桌和大楼离智能化还很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最近,我在南加州大学对她进行了采访。

桌子、房间和建筑物应该能够动态地控制照明和气候等,最终达到支持人类昼夜节律和减少不适的目的。但是,这些调整也应该针对每个人进行个性化,机器学习可以用来确定个人对光线和气候的偏好,这就是Becerik-Gerber首先关注办公桌的原因。她希望,智能办公桌的出现将会使社会上的劳动人员更加健康,也更加快乐。

以下是我对Becerik-Gerber的采访记录,已经过整理、编辑。

请您谈谈您的工作内容?

Burcin Becerik-Gerber:我是维特比工程学院土木与环境工程系的副教授。我的研究重点是我所谓的人与建筑物的交互,类似于人机交互。我倾向于把建筑看成机器。我一直在考虑人们为什么要与他们的建筑交互,又以怎样的方式交互。

当我说“建筑”这个词的时候,实际上它的范围非常广。它可能指的是你的恒温器,你的书桌,你的窗户或你周围的空间,所有这些。为什么人们会与这些建筑互动?是什么触发了他们的交互?通过这些交互,建筑行为如何改变?建筑行为的改变又如何反过来影响人类行为?我也在尝试建立新的交互模式。

思考、研究的结果是什么?

Becerik-Gerber:没错。“智能建筑”这个词有点被滥用了。我尽量不使用它,因为人们总是考虑能源效率和可持续性。而我的兴趣更广泛,我关注的是紧急安全、安全性能、人类的健康和福祉。无论建筑的目的是什么——在工作场所就是生产力和满意度,在家里就是健康和幸福——能源效率是次要的。根据建筑的目的和用户的目标,我试图通过技术开发来实现这些目标。

我必须指出的一点是,这项研究非常关注用户。人们的幸福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一直认为,要让建筑变得非常节能,方法很简单,只要把所有东西都拿出来就可以,但是这样每个人都会痛苦不堪。但是,这不是我的目的。我的研究是以用户为中心。我要考虑的是怎样才能让人们更快乐、更满足?

我总是想用游戏来进行类比。很久以前我和Will Wright谈过他是如何设计《模拟人生》这款游戏的,他说他决定让人类变得愚蠢一点,让周围的物体变得聪明一点。随着物体向他们召唤,人们只会做出让他们自己感到开心的事情。

Becerik-Gerber:当然。有人问我为什么开始做这个研究,这和我以前做的不大一样。因为我在办公室里的时候感到很痛苦,环境总是冷的,照明也很可怕。我就想,“天啊,我竟然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不管谁坐在这里,感觉都是一样的。” 于是,我开始研究如何个性化这些空间。如今,我们正在对一切物品进行个性化,比如我们的手机,我们的各种设备。为什么面对我们花了这么多时间打造出来的空间,我们却不实施个性化呢?

你们有不同的技术原型来说明这一点吗?

Becerik-Gerber:我们正在做很多不同的事情。有一件事我很感兴趣,当你在谈论办公室、住宅或其他建筑的个性化时,你怎么理解人们想要什么?就拿热舒适性来说,它是桌子的一部分。你怎么知道人们什么时候会觉得舒服,什么时候会觉得不舒服?

我们有不同的原型。我们从智能手机开始,因为人们可以在智能手机上提供输入,但那太耗时了。当人们提供反馈时,他们通常已经感到不舒服了。我们想在他们感到不舒服的那一刻就做出调节,这样他们就不会有不适感了。利用这些带有红外传感器的眼镜,我们试图将房间调节系统的反应与人们的不适感联系起来,这样用户的感受会好很多。

后来我们转向了热摄像机,这样你就不用佩戴任何装备了。当然,我们还有一些其他的可穿戴设备也可以展示给你们看。整个想法就是,如何用数学方法模拟人们的舒适偏好?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舒适偏好。这是一个范围,不是一个数字,可能是70度到75度,或者70到85度。舒适偏好跟文化有关,跟性别有关,也可能取决于你刚刚接触过什么。

我们在美国住的这些集中控制的建筑不利于你保持中立,因为你在更大范围内得到的舒适越多,你就越健康。狭窄的范围会导致各种心血管问题,以及II型糖尿病。这都是最近的研究。我们正试图通过这些智能办公桌的调节系统提醒用户适时移动,切换工作方式。

我在想智能建筑应该做的事情,比如为你开灯或者调节房间里的气候。但如果它没有感知到你,你就会立刻感到不舒服,直到它有所动作。

Becerik-Gerber:我知道这类建筑。老实说,他们让我很烦。你没想让他们关掉东西,他们却自己关掉了;你摇着你的手或者跳上跳下,百叶窗就在背景中不断地关闭和打开。

但是人的想法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基本上就像了解你的客户一样。这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因为我并不是只有一个偏好,而且偏好一直保持不变。从夏天到冬天,情况就会发生变化。所以,这也是基于任务的。你必须了解用户发生了什么——如果我有压力感到烦躁不安,如果我生病感到虚弱。我也在研究照明和其他东西。如果我在开会或者在电脑前工作,灯光应该是不同的。我必须设身处地地去设想用户的情况。用户今天做了什么,心情怎么样,我们该有什么样的调整?

用户想要什么,我怎么才能提供呢?用户的计划是什么?用户在早上和下午分别有什么需求?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喜欢称之为“智能”的原因。

成本是一个因素。有一个关于未来分配不均的笑话。看看比尔·盖茨的房子。有些人有能力买得起“更智能”的东西。这是需要我们克服的一点。

Becerik-Gerber:第一批原型的价格总是更高,但是成本是我们一直在追求的。这也取决于收益情况。如果我花了95美元,但是并没有带来多少好处,那是一回事;但如果我因此变得更健康,或者更开心,或者工作更有效率,或者让我愿意在办公室呆更长时间,完成更多的工作,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有些好处很难量化。

你说的是姿势之类的。在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中,有一些东西需要考虑,对公司来说,就是成本。

Becerik-Gerber:对,后发问题,或者旷工问题。也许有人在工作,但他们的能力并没有全部发挥出来,做得没有那么好,因为他们经常受到打扰。我们现在的桌子关注的是热舒适、视觉舒适和姿势舒适。它有坐、立两资,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我们的理念是——这是它的新部分,而不仅仅是传感器、偏好建模或用户学习。一旦智能办公桌了解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就会有理想的、最优化的或最健康的养生法。办公桌如何让你更健康呢?

办公桌是一个日常用品,现在我们正试图重新考虑它。美国有八千万上班族。想象一下一共有多少张桌子。一个日常用品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它的用户进行协商并共同进化以使用户更健康和更高效?这就是我们的完整想法,不仅仅是强调传感。

有些事情我完全可以拒绝。我不想在写一封重要的电子邮件的时候,我的桌子上上下下动个不停。但有些人想要这样。他们想让桌子告诉他们什么是最好的。我们的设计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我们只是想要创造出一些符合用户个性的办公桌。

你需要从用户那里测量或感知什么?

Becerik-Gerber:用户坐了多久?站了多久?站得太久可能和坐得太久一样不利于健康。还要了解用户的姿势,比如用户是不是弯腰驼背。桌子和椅子的高度很重要。显示器和键盘的距离等等。

像iPhone或Apple Watch这样的设备做不到这一点,对吧?这是否意味着你的智能办公桌配备有某种专门训练的摄像机?

Becerik-Gerber:因为隐私问题,我们不使用摄像头。人们也讨厌摄像头。我们使用距离传感器。我们还可以增加压力传感器,虽然目前还没有。我们还有高度传感器。这些传感器都很简单,既不昂贵也不复杂。我们的想法是使用多个数据点,将它们组合在一起,使一切都有意义。

传感器是全部放在桌子里,还是放在房间的其他地方?

Becerik-Gerber:我们正在考虑桌子和椅子,还有工作台。这些都是放置的空间。一些传感器在椅子里,一些在桌子里。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云端运行,我们的算法也是。

文章分页: 1 2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Bosch开发新款智能硬件 X-Spect,让智能家电更智能

德国科技巨头 Bosch 以生产家用电器而闻名。在2017年的 IFA 上,该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 x-spect 的新品,给家用产品的功能增加了一个全新维度。

只要输入职业名称,就可算出你被机器人取代的概率!

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成为继智能硬件的下一个风口之后,关于机器人取代人类的声音一直此起彼伏。如“到了2030年,机器人将会取代人类70%的工作”此类论调,皆可见诸报端。身为人类的我们,每次...

美航母竟防不住无人机? 着实吓了美军一跳

作为各国海军的核心力量,航母的防卫自然是重中之重。但最近美国与英国的超级航母相继传出遭遇无人机近距离“骚扰”的消息,让无人机也成为海上舰艇面临的新威胁。

MIT开发了一套远程睡眠感应系统 ,比可穿戴设备更好用?

MIT 的研究员开发了一套远程睡眠感应系统。它能够监测人体的微妙活动,比如呼吸和心率,然后使用 AI 系统分析数据。这套系统的准确率还不错,而且,它能探测出用户的睡眠程度。

研究发现:不会犯错的机器人惹人厌,还是笨一点更好?

这项研究发表於「机器人与AI前线」杂志上,研究人员分别记录人们对有缺陷的机器人,以及表现完美的机器人的反应,结果发现,在受测者眼中,有缺陷的机器人显得更讨人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