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资讯>正文

2018年5G产业大盘点:三大运营商5G安排就绪

2019年01月08日 作者: 暂无评论 210+ 0

“待字闺中”——是2018年5G产业的关键词。虽然时不时的总能听到各种各样的5G标准、政策、试验、终端等进展,但实际上在5G商用牌照颁发之前,5G都是行业内的狂欢,距离落地还有一段距离。好消息是,5G牌照有望在2019年上半年发放,可能是二季度。

政策利好

12月19日至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在会议明确提出的2019年二十项重点工作中,“加快5G商用步伐”位列第三,实属罕见。

同样是在12月,工信部宣布三大运营商正式获得全国范围5G中低频段试验频率使用许可。

具体频谱划分如下:

中国电信获得3400MHz-3500MHz共100MHz带宽的5G试验频率资源;中国移动获得2515MHz-2675MHz、4800MHz-4900MHz频段的5G试验频率资源,其中2515-2575MHz、2635-2675MHz和4800-4900MHz频段为新增频段,2575-2635MHz频段为重耕中国移动现有的TD-LTE(4G)频段;

中国联通获得3500MHz-3600MHz共100MHz带宽的5G试验频率资源。

仅从频段上看,中国移动获得了2.6GHz频段的160MHz带宽以及4.9GHz频段上的100MHz带宽,2.6GHz频段比3.5GHz频段覆盖范围更广,中国移动整体的带宽资源也更多。但实际情况是,2.6GHz和4.9GHz的产业链都不成熟,不管是国内还是国际运营商的前期测试更多集中在3.5GHz中频段。

频谱落地对于5G产业来说是一个可喜的进展,尽管运营商对于5G频段早有预期,但最终频谱划分是各方的博弈,最终三大运营商拿到了一个相对均衡的频谱方案。

此外,2018年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还下发了降低部分无线电频率占用费标准的通知文件,实施5G公众移动通信系统频率占用费标准实行“头三年减免,后三年逐步到位”的优惠政策,并且降低了3000MHz以上公众移动通信系统的频率占用费标准,相对减轻了一点运营商资金负担,虽然频谱占用费不算大头支出。

小结:5G不仅是通信产业的盛事,甚至在国家层面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未来的万物互联构想需要5G产业作为基础设施,2G跟随、3G追赶,4G并行,我国有望在5G时代领先于其他国家。

标准仍在制定

5G标准是前所未有的复杂,这也给标准制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以至于5G R15标准分为三个版本,分别是,早期版本(‘Early’ drop): 非独立组网(Non-Standalone,NSA)规范(Option-3系列),ASN.1 已于2018年3月冻结;主要版本(‘Main’ drop):独立组网(Standalone,SA)规范 (Option-2系列), ASN.1 已于2018年9月冻结;延迟版本(‘Late’ drop): 其他迁移体系结构(Option-4,Option-7和5G-5G双连接),ASN.1将于2019年6月冻结。

更新之后的3GPP 5G标准时间表

3GPP官方于12月10日至13日在索伦托举行的TSG RAN全体会议上宣布,大会通过了延迟冻冻结R15 late drop版本标准的决定,R16标准随之顺延。但同时3GPP也表示,标准延迟不会对前5G部署产生任何影响,基于之前标准部署的设备和网络的兼容性不受影响,并且可以通过软件升级来解决。

值得一提的是,业界公认5G三大场景分别是:

eMBB:增强移动宽带,面向VR/AR、超高清视频等需要高速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

mMTC:大规模机器类通信,面向大规模物联网等业务;

uRLLC:超高可靠及低延迟/时延,面向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业务。

R15标准主要针对的是eMBB和部分uRLLC场景,所以目前产业链也只主要针对eMBB和uRLLC做文章,后续的R16标准还将进一步细化。

小结:3GPP作为标准组织,其标准制定从来就不是百分百从技术或者成本角度考量,更多地是国家之间的博弈,中欧美是主要角力放,日韩等国家也有一定话语权,制定标准的主要参与方同样是5G产业链主要厂商,标准与5G商用时间表是同步的。

试验进展不断

2018年9月份的第三届5G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IMT-2020(5G)推进组发布了中国5G技术研发试验的第三阶段最新测试结果,MT-2020(5G)推进组表示,国内外多家设备厂家共同构建了完整的室内外一体化测试环境,全面开展互联互通测试,有效推动产业链成熟。

截至9月份,第三阶段NSA(非独立组网)测试已全部完成,同时,SA(独立组网)测试也已全面启动。参与第三阶段试验的包括爱立信、华为、上海诺基亚贝尔、三星、中国信科集团、中兴等六家系统厂家,高通、英特尔、紫光展锐等芯片厂家,以及罗德与施瓦茨、是德科技等仪表厂家。

IMT-2020(5G)推进组十月份公布的第三阶段NSA测试整体完成情况

不同于美国的“民办”模式,我国从国家层面推动5G产业快速发展。IMT-2020(5G)推进组组长王志勤此前介绍,我国5G技术试验第三阶段工作于2017年Q4正式启动,从2017年Q4到2018年Q3,先进行非独立组网(NSA),后进行独立组网(SA)的测试(2018年Q1-Q3,完成NSA架构室内、室外测试。2018年Q3-Q4,完成SA架构室内、外场测试);同期进行的是"室内+外场"测试,主要测试3.5GHz,4.9 GHz以及毫米波,2018年年底,计划完成终端测试以及互操作测试。

1月份最新消息显示,中国5G技术研发试验第三阶段测试5G核心网测试取得新进展,华为率先以100%通过率完成5G核心网安全技术测试,中兴通讯率先完成中国5G技术研发试验第三阶段核心网性能稳定性测试和安全功能测试。

小结:从2G到5G,运营商还是系统设备商的数量都发生不小变化,运营商分分合合,而随着通信技术门槛的提高,有资格入场5G的系统设备商越来越少,各家主要厂商的测试进度有所不同,早一步代表着技术实力,也有希望获得更多的合同,华为和中兴较为领先,但其他厂商也都紧跟5G测试组的进度。

文章分页: 1 2 3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扒一扒华为在英国买500英亩地要建的“光芯片”工厂

上周,华为内部论坛——心声社区发布了任正非接受BBC采访的全文纪要,任正非提到华为在剑桥买了500英亩建光芯片工厂。有意思的是,本周标题带有“重磅”、“大动作”“华为芯片工厂”的文章陆续出现...

华为芯片大动作:英国投资3亿圈地 紧邻ARM自建工厂

近日,华为宣布将“圈地造芯”:投资3.3亿元人民币买下剑桥大学500英亩地,其中100英亩计划设立研发部门和园区。华为又有大动作:圈地剑桥500英亩,自建芯片工厂,为光芯片工厂,即光通讯模组...

工信部总经济师:大力推动5G,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当前,全球5G进入产业化全面冲刺阶段,主要国家和地区纷纷加快5G商用部署进程,全面展开融合应用探索。历经多年的创新发展,我国5G商用已具备技术和产业可行性,未来应用场景逐步明晰。将给...

三大电信运营商能否在5G时代继续辉煌?

据报道,截至21日,三大运营商2018年财报悉数出炉。数据显示,三大运营商去年净利1492.48亿元。经计算,平均日赚约4.09亿元。相比2017年,三大运营商2018年的盈利能力加强。2017年三家公司平...

【视频】 5G铺开在即,6G无线峰会紧随而来

尽管 5G 正在铺开,但有关下一代无线技术的讨论,已经在积极酝酿中。下周(3 月 24 ~ 25 日),200 多名研究人员将齐聚芬兰,在“6G 无线峰会”上讨论如何带来下一个十年的新标准。从官网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