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板网的新老用户,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爱板网(www.eeboard.com)将在近期并入电路城(www.cirmall.com)网站,我们将爱板网中丰富的开发板资料与电路城大量优质的电路方案相结合,旨在为广大工程师朋友打造一站式的技术资源库,你所需的电路设计技巧、开发板评测、电子产品拆解、硬件解决方案,都可以在合并后的电路城网站找到,助力你的技能进阶。让我们一起期待一个全新的体验吧!
X
现在的位置: 首页资讯>正文

“树莓派”的故事:35美元的微型计算机诞生内幕

2019年01月14日 作者: 暂无评论 1,852+ 0

为什么树莓派只用35美元

其想法是创造一台不仅便宜,而且几乎可以随便处置的计算机,价格低到孩子不怕带在身上或者将它跟其他硬件连在一起去开发自己的电子产品。

Upton说:“要做一台可以随便破坏的计算机,这个想法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价格应该低到给它连接线缆的时候你不会觉得会有毁灭世界的风险。”

但是价格定得那么低会带来挑战。在2000年代中期,35美元的计算机其实并不存在,Upton刚开始做出来的东西跟最后树莓派的样子几乎一点都不像。

2006年他首次尝试的树莓派相对于6年后发布的计算机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以至于只用手就可以组装起来,用的是现成芯片和部件,还有一块烙铁。

处理器和电阻过大的原型看起来就像是过去时代的遗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在复制1980年代Upton刚懂事时推出来的BBC Micro的能力。

f第一代树莓派原型,由Eben Upton在2006年手工制作出来的,这个东西跟2012年推出的计算机有很大的不同。图片:树莓派基金会

“我做的第一个你可以叫做树莓派的东西是在Atmel微控制器的基础上开发的,它可以渲染一点3D图形;其能力大概跟BBC Micro相当,但是你自己用一块烙铁就能做了。它的好处就在这里,后来的树莓派都没法做到这一点。”

Upton并没有往这条设计道路走下去,因为觉得不够强大,可用性也不好。不过他并没有失去设法重新点燃对计算机科学兴趣的动力,继续跟工程师同事和学者讨论解决方案。2008年整件事情到达了一个关键点,Upton跟剑桥大学教授Alan Mycroft、电子工程师Pete Lomas以及好几个人一起坐了下来,开始构思为孩子们量身定做的廉价计算机的蓝图。

Lomas是电子设计咨询机构Norcott Technologies的创始人,他设计了第一代树莓派的印刷电路板(PCB)。他把10月份那次会议形容为树莓派诞生的决定性时刻。

Lomas说:“我们很多人都有类似的想法。只是需要那场会议作为让此事发生的催化剂。”

他说,他们的愿景是制造这么一台机器,可以提供一个窗口,让用户窥探计算机是如何工作的——不是一个封得严严实实的黑箱,它就是一块板件,孩子们可以学习每一个部件,能够在它工作的适合感受到处理器变热,并且钻研板块运行的开源软件的代码。

树莓派的名字由来

2008年我们将见证Upton创造的原型机第一次被叫做了树莓派。

尽管这第二个原型要比第一个手工制作的更强大,但是2008年的这台机器还不是像树莓派那样成熟的计算机,只是跑在Broadcom的图形处理单元(GPU)和向量处理单元(VPU)上——这些芯片同样是更大的计算机系统的一部分,Upton称之为“在Broadcom开发板基础上拼凑起来的东西。”

再次地,那个原型令人想起了Upton成长时一直在用的BBC Micro。尽管比1980年代的那台机器强大了很多,这台原型机也是直接启动到闪烁光标,只不过这次跑的是Python代码。

Upton说:“就像BBC Micro启动进入到BASIC一样,这个启动后进入的是某个版本的Python。”他说机器取名叫Pi(派)就是这么来的。

至于树莓这个词,一方面是他很想学学苹果、Apricot Computers以及Acorn(芯片制造商Arm与BBC Micro制造商的前身)的水果传统,同时也是半开玩笑地点一下当时项目玩票的性质。

Upton说:“有很多以水果名字命名的公司,而且‘blowing a raspberry’这样的东西也是故意的。(放屁的意思, raspberry tart(树莓馅饼)跟fart(屁)谐音)”

次年初,Upton、Lomas、Mycroft、Elite创造者David Braben以及剑桥大学讲师Jack Lang和Rob Mullins创办了Raspberry Pi Foundation(树莓派基金会),这是一个专注于向全世界传授创建计算机软件与硬件所需知识和工具的慈善组织。

2012年一场董事会上的受托人:从左到右:财务总监Martin Cartwright,教授Alan Mycroft,Pete Lomas,David Braben,Eben Upton与Jack Lang。还有一位同样在图右的是Alex Bradbury,当时是基金会的首席Linux开发者。图片:树莓派基金会

不过即便名字和基金会都已经就位了,但计算机的设计却开始难产了。这么低的价格Upton和Lomas没法找到合适需求的处理器,而且设计树莓派还遇到了各种障碍。

Lomas说:“2009年我们想围绕着另一款处理器进行重新设计。但是由于没法做下去而导致大家意志消沉。”

“部件太多了,PCB又太大,消耗电力过多,各种各样的东西都出来问题。”

尽管如此,Lomas说大家都不愿突破35美元的价格点。

他说:“当我们首次宣布价格时,大家以为我们疯了。我们也曾一度认为自己疯了,但我们的动力是如果能够实现的话,那就能吸引很多的孩子。”

与此同时,Upton要在Broadcom的全职工作,完成MBA学业,以及攻关树莓派这些事情间辗转腾挪。

他说:“2011年以前很多时候似乎这件事都做成不了,就因为我太忙了。我要做别的事情,这件事不是我的首要事项。”

文章分页: 1 2 3 4 5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树莓派你好——支持python,PYNQ-Z2开发板耐人寻味的升级

Digilent的PYNQ-Z1开启了一个粉色浪漫系的FPGA开发平台,而对于我来说,印象最深刻的事莫过于在PYNQ-Z1上使用python语言搭建嵌入式应用。 首先,PYNQ-Z2仍旧是一款以ZYNQ XC7Z020 FPGA为核...

比树莓派4更棒的深度学习单板计算机英伟达Jetson Nano

上一篇测试了谷歌的Coral USB加速棒,本篇又来一个边缘计算的实力干将英伟达Jetson Nano,原本想着可能要好几天才能玩起来,不过大概用了3个小时左右就可以正常跑起来了,从入手到实际体验还...

还好没放弃,终于等到你——基于边缘计算的谷歌Coral USB加速棒实测

距谷歌的Edge TPU发布已经过去大半年的时光,自从这个边缘计算设备发布后,一直在紧张的盼望着,左等右等终于亲自拿到手了这个心心念的谷歌Coral USB加速棒,这时最大的感受莫过于还好没放弃...

简单、实惠、灵活的立体视觉方案塑造者——看StereoPi如何打动你

在手机或者消费电子领域,3D传感技术主要应用于先进的人脸识别、身份验证和高精度的深度感知应用,而目前主要的3D传感包括立体成像、3D结构光以及ToF 3D图像传感技术,那先来个很俗的问题,“...

2019年5种大热技术下的精选开发板推荐

目前在电子行业,有哪些热门的领域,或者说哪些热门的技术领域?每个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应该都有所不同,很多工程师会以自己关注或者自己从事的领域来看待这件事,对我来说的话,我会以目前...